2021年5月8日

女足英超卖了2个亿 中国足球却继续一地鸡毛

  深度| 新浪体育 #足球深度策划

  中国足球,在万物复苏的春天,依然扮演着让人闹心的角色。

  23日,原本是足协公布三级联赛准入名单的日子,除此以外,还将发布球迷期待已久的中超新赛季赛程和赛制。

  为了能够第一时间获取到准入名单,不少球迷和媒体同行都挤进了足协官网,可是,他们刷了半天也没有刷到准入名单的更新。

  原来,由于突发紧急情况,中国足协领导加急开会,导致2021赛季三级联赛最终准入名单推迟公布。

  此前有消息称,足协将在3月20日发布名单,之后推迟到3月23日,现在还要继续推迟。时间待定。

  原定4月20日开赛的中超,还能如期举行吗?

    01 联赛金字塔摇摇欲坠

  中国足协口中的突发情况,大部分来自中甲俱乐部。

  尽管2月份这些俱乐部都递交了工资奖金按时发放的确认函件,但真实存在的欠薪情况大家心知肚明。工资确认表已成为废纸一张,甚至成了俱乐部行拖延之法,和球员对簿公堂时的证据。

  昨天,微博上出现了多起球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维权事件。

  北体大要求球员重签合同:北体大高层要求球员全部重签合同并且接受降薪,不签不给报名。

  淄博蹴鞠新投资方解雇所有球员教练:淄博蹴鞠的新投资方四川华昆方面昨天电话通知解雇教练组,以及有合同在身的全部14名队员。

  内蒙古中优老总携公章跑路,球员没有拿到欠薪,还被直接抛弃了。

  球员祝一帆称南通支云拒不支付欠薪,拒不执行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裁决。

  这其中,内蒙古中优和北体大由于身份特殊,甚至可以被称为半支国字号球队,但球员维权路依然漫漫。

  3年前,中国业余联赛与中乙联赛建立了升降级机制,实现了全国业余联赛(现中冠联赛)、中乙联赛、中甲联赛和中超联赛四级竞赛体系的有序衔接。

足协主席陈戌源 

  当时足协希望在此基础上,先后对中甲、中超实行扩军。计划中的中国职业联赛的金字塔,在PPT上已经有了初步的规模。

  时任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透露了未来的扩军计划:

  “中超将从16支队规划到18支,中甲将规划到20支,中乙将从24扩军到下赛季的28再到32支,而业余联赛(也就是中冠联赛)将进一步职业化,扩军到48支,整个下来,全国将有118家职业足球俱乐部。”

  解放战争后期,南京国防部的编练军团数,都没当下的中国足球队数量多。

  但是,“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。”

  中国职业联赛在2019年拥有64支职业俱乐部的序列,但当年低级别联赛球队,就爆发了多起生存危机。

  死撑硬扛的老牌职业俱乐部湖南湘涛艰难开始了新赛季,半支队以上的人员流失,让曾经辉煌的湘军处境艰难。

  提出3年冲甲5年冲超的大连千兆开局美妙,连续大胜,但开心没过太久就发现老板不见了;盐城大丰随着束昱辉被抓,失去了最大的金主。

  如果现在上网查询关于联赛扩军的内容,仍然可以看到2015和2016年各路媒体喊出的中超扩军到18队,中甲20队的相关报道,彼时是什么时候?

  是乐视体育还没爆雷,是中国体育产业一片欣欣向荣,中超签下5年80亿大单的时候。

  球员转会费动辄上亿,薪水千万起步。

  但是,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泡沫愈大,爆雷时的危机愈严重。

  世事难料,2021年的中国足坛,别说扩军了,三级联赛能否维持之前的规模看起来都困难重重。

  从长远角度来看,缩减联赛规模,改变投资模式,健康发展而不拔苗助长,是中国职业联赛能否存续的最基本前提。

  此时此刻,面子还是里子重要,中国足协的领导们一定很清楚。既然江苏和天津这样的冠军和老牌球队都可以直接退出,那不如让问题暴露的更彻底一点,一次把制度和规则定好。

  防止未来这样的情况一而再再而三出现。

    02 女足英超卖了2亿

  本周的另一则新闻更是让人一声长叹:BBC和SKY早前宣布已经和英足总达成协议——以3年2400万英镑(2.1亿人民币)的价格买下了女足英超的转播权。

  这是女足历史上最大的电视转播合同。

女足英超转播权卖出3年2亿的价格 

  女足英超原本的转播费用大概只有5000英镑/场,而当下则和英超一样,靠着联赛版权实现了营收上的巨大飞跃。

  这无疑会让女足英超成为全世界最有竞争力的女足联赛,能提供最高的薪水就意味着能吸引最好的球员。

  像日本国家队的核心岩渊真奈今年刚刚加盟阿斯顿维拉女足,澳大利亚的头牌球星科尔在切尔西女足效力,美国女足明星阿莱克斯-摩根则加盟了托特纳姆热刺女足。

  能够组建全世界顶级的女足联赛,也就意味着这项运动会在本土获得更高的推广和参与度。

  英格兰女足在15年已经拿到了世界杯季军,19年她们再次杀进四强,靠的是什么?红红火火的联赛就是基础。

  事实上,除了联赛准入一拖再拖,本赛季中超转播的相关事宜到现在也尚无定论。

  随着苏宁逐步退出体育产业,10年110亿的版权大单肯定是没人接盘了,联赛价值注定大幅缩水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原本每家俱乐部每个赛季可以分到的近千万的转播收入,妥妥的泡汤了。

  没有转播收入,疫情爆发以后的赛会制又让俱乐部损失了门票收入,和现场广告收入,中国足协让这些俱乐部如何盈利?俱乐部无法盈利,该如何生存下去?

  今年的女超,似乎已经被大家彻底遗忘。本来也是,去年的赛会制比赛几乎没有激起一丁点水花,这个联赛似乎本来就是为了举办才举办的。

  今年,除了新科冠军武汉车都江大以外,2019年的冠军江苏苏宁女足随着苏宁撤资,很可能又要回到体育局托管的局面,曾经的豪门大连权健也已经解散。

  2019年足协规定的“每支中超队必须配备一支女足队才给准入”的标准,随着职业联赛的危机发酵,已经没有人再提起,亦或者大家选择主动忘记。

  03 先有鸡还是先有蛋?

 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发展到底应该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?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

  目前看起来,自上而下的模式只会引发一个后果——爆雷,退出。而在欧洲任何一个成熟的联赛体系中,发展都是自下而上水到渠成的。

  英国百年的足球发展历史,让英超成了世界第一联赛,不过,不少人忽略了其根系庞大的联赛架构:

  除了英超之外,英格兰职业联赛(其中包含少数威尔士球队)体系里还有三级以双循环形式举办的联赛:英冠(Football League Championship),英甲(Football League One),英乙(Football League Two),总共包含92支球队。

  此外,英格兰还举办半职业联赛,包括英议会全国联赛,英格兰南部联赛,英格兰北部联赛等11级,地区联赛则多达20多级。而在联赛外,还会举办联赛杯(Football League Cup)及联赛锦标赛(Football League Trophy)两项淘汰比赛。

  在这样的一整套11级联赛的系统里,粗略统计,英国足球俱乐部大概有5300个,男子足球队的数量超过了7000支。

  产业规模如此庞大,但真正在顶级的职业球员能占多大比例?其实绝大部分是半职业球员甚至是业余球员的参与。

  而中国的职业联赛体系却和草根联赛完全脱节。这些年,我们的职业联赛总想用几十年时间“超英赶美”、“大跃进”,但历史已经告诉我们那注定无法成功。

  中国的职业体育发展,还远没达到可以支撑几十支球队年年无序烧钱的程度。

  建设好中国职业联赛4级体系的同时,我们的校园足球、业余草根足球,一样需要关心和政策上的支持。

  否则,塔基不稳的金字塔,再漂亮也像泡沫——一触就破。

极速赛车3技巧,极速赛车1码,极速赛车怎么看号买啊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